论节制消费欲望

不知不觉2019年又只剩下40来天。这一年中,经历了很多,又很快乐的时候,也有很痛苦的时候,但总的来说渐趋于平静。

这一年,学了不少东西,做了不少尝试,维护了新的关系,也在发现更大的自己。状态好的时候,觉得自己脚踏实地走在通向未来的正确的路上,与重要的人的连接,与重要事物的连接,其实都做的还不错。状态不好的时候,又觉得自己悬在空中,整体还不够踏实,或者迷失在很多并不正确的选择之中。虽然没有处在人生困局那么纠缠和痛苦,虚无的力量也在把我往下拖。而挣脱虚无的力量太依赖性和消费了,这点需要改进。

今年很多时候都在放纵自我,的确有了不少冲动消费。有些钱用在与父母出游欣赏美食美景也没什么,但是在自己身上花的钱还要再仔细斟酌取舍一下,信用卡也要稍微节制一点使用了~

一个月后是元旦,两月之后是新年,又长一岁了,应当更成熟,当然继续保有初心,应当更强大,应当更理智,应当更有能力迎接挑战。

论在一起

爱一个人,就要跟她在一起吗?

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呢?为了存在本身?为了不辜负出生?为了爱你的人或者你爱的人?为了先代与后代?还是只是一种惯性,或者没有去死的理由。曾经想过,为什么有人会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许是在活着的时候没有体会到存在,需要在死亡的一刻来察觉自己的真实?也许是存在过,真实过,体验过,最终决定拥抱虚无?也许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痛抑或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我们为谁而活着呢?为了年迈的父母在晚年不至于太孤单,为了稚嫩的孩童在幼年有所依靠,为了丰盈的理想能够飞上天空,还是为了能够吃饱饭,为了活得有尊严?还是去除掉这些虚伪与轻浮,留下一些不知道什么呢?

向死而生的活着,将生命看成有限,能让我更疏离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对媚俗的回避却让我变得超出寻常的媚俗,对不回避的渴望也让我眼中的回避多了很多新的内容。人好像是在给自己写一本书,一方面自己是作者,能够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看自己,一方面自己又是主角,会被书中的世界和关系牵引,导向那个好像必将会到来的结局。

有时候会想,我爱你吗?是爱的。有时候会想,我想跟你在一起吗?是想的。有时候会想,我们能够在一起吗?答案是,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有时会想,我们真的都想跟彼此在一起吗?现在是,以后也可能是,或者是现在可能是,以后不知道。我们都只活一次,我们终将死亡,人生看似漫长,其实也很短暂,能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在这不长的时间里,我们会爱,我们会恨,我们彼此依赖,我们也会彼此厌恶,我们会都想留住对方,我们也会都想逃。这样,短暂的人生就会显得那么的漫长。向死而生是一种视角,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明天就会死。就算真的知道明天或者不久的将来自己会死,人也未必会奋进,人也有可能选择逃避,熬过接下来的一生。

所爱隔山海,愿山海可平,但山海不可平。但也有,唯有爱,让山海可平。我真的是一个幼稚的人,我也真的还没有长大,我确实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人生是平静还是波澜,我的确什么不知道。我能够依靠的,我以为有你,现在我发现了,只有我自己。你能够依靠的,事实上也只有你自己,但愿有我。

王尔德说自恋是一生罗曼史的开端,但他的人生一点也不浪漫。

我不懂。就这样。

二论荒诞

何以对抗孤独?

两个月前,很快读完了《存在主义心理治疗》的死亡之章,自由之章读了一半,孤独之章尚未开启,而无意义之章还在最后等着我。如此平凡而又特殊的自己,如此多元而又冷漠的世界,前路无尽头,后路无归处,我该何去何从。

世界依然充满了荒诞和不确定性。美好的回忆,快乐的回忆,痛苦的回忆,暗淡的回忆,无聊的现在,还有不知所谓的未来。人应该为可能性而存活吗?生活中充满了选择,而选择代表了我的意志,当来到自由的荒漠前时,我们是否会因畏惧离开已存在的环境而选择退缩呢,我们是否会因恐惧不知会怎样发展的未来而不敢迈步呢?可以将责任推给过去某个时点的选择来回避当下的选择,将过去那个时刻的我拉到自己的身边,共同面对世界只有一个人的孤独。

爱能对抗孤独吗?

一论荒诞

人生存于世间,很孤独。

人无法选择出生,出生于哪个时间,出生于哪个位置,出生于怎样的家庭,就像上帝掷的色子,我们无法选择,只有接受。刚出生的我们,没有选择权,我们只能选择在这样一个随机的环境长大。

幸运的人,不至于过早为生存担忧;稍微不幸一点的,在生命的早期就会面临夭折的风险。如果一个人只看了一眼世界,那他算来过这个世界吗?

然后长大,学业事业亲情爱情,这些均为意义。在人生的某一刻,自我意识觉醒,会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人生没有意义的源头在于世界本没有规则。也许人来世上走一遭的意义唯有存在,唯有活着,再拓展一点,大概是繁衍。人类的整个文明就像一个虚幻的城堡,本不存在与这个世界。只是因为人存在了,文明得以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人即是上帝。

世界广袤而深邃,有容乃大。人渺小而脆弱,只是一根能思考的芦苇。生命无意义,我们可以赋予他意义,也可能赋予不了他意义。

世界是割裂的,理性想要赋予其逻辑,却也难免徒劳。

唯接受世界的荒诞,然后活出自己。

论本心、初心及赤子之心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虽然不是很自信能在可预期的未来理解王阳明心学四诀这前两句话的真正含义,但最近我也算心有所感,想写一点自己的看法。一直以来,我对人的认知过程都很感兴趣,譬如性善论与性恶论何者为真,人是生而知之还是依赖后天学习,再比如学习都是依赖语言,不同语言之间的相互转化和信息传递是否可信,学习的过程是归纳法和联想,怎么才能破除对知识无体系的质疑。很多问题也许有解,也许暂时无解,我也不知道。

常有人说“回归本心”,亦有人说“不忘初心”,还有人说“常怀赤子之心”。那么这三个心,究竟指什么呢?在我看来,这三个心本质上有相通之处。对于人本性善恶的问题来说,大致分为四种情况,“人性本善”、“人性本恶”、“人性善恶并存”、“人性本无善恶”。孟子支持性善,荀子支持性恶,现代也有观点,人,兽性人性并存。兽性无善恶,人性无本性,命题不存在。他们说的都有道理,可想而知这个问题确实有其复杂之处。对于这个问题,我并没有想清楚,人性善恶有很多先验的东西,而先验的东西是跟神有关,还是跟遗传基因有关,还是跟道德有关,我无法区分,也不想扯淡。

但是,从本性探究的过程中,我来谈谈三心。“回归本心”在我看来即是“不忘初心”。初心在此常常解做一些满足了基本原则之心,这颗心往往有一些基本的善恶对错的判断,有些是带有文化特性的判断,如忠孝仁义,有些是对普世价值观的判断,比如真善美的向往。然而普世价值观似乎也并不可靠,对善恶的判断因时代发展、不同文化也很难取得完全一致。有人以“大善”、“大恶”来代替我们以常规意义理解的善恶这种情况出现,虽然有其存在的现实基础,但在我看来难免有取巧、滑头亦或妥协之意。而赤子之心,常代表了年轻,代表了对美好的事物的向往、热情与追求,但仍未免有失偏颇。细细思量,似乎仍有深意在其中。诚然,这些心在常规语境下也许还存在很多不同的理解,这些暂且不表,在今天我偏好王阳明的“无善无恶心之体”之解。

除了少数传说存在生而知之之人,不论贫寒还是富贵,不论是东方文化还是西方文化,大部分人在出生时往往还是懵懂无知的。无知在此对世界的全无认知。我们会看到光,我们会听到声音,我们感受到爱抚,我们会感觉到冷暖饥饿与疲劳。所有的一切一切对出生之前的我们而言都不存在,我们似乎不存在这样一个判断机制来对我们初来这世间所遇到的的万物进行分析,我们能做的大概只是接触它们,然后认同它们,以此来建立自己对世界认识的框架。也许在长大之后,见识了世界的诸多矛盾面之后,见识了太多不能两全之后,见识到了不同行为造成的不同后果之后,我们学会了选择,我们学会了承担责任,我们也学会了逃避。

在我们初来这世界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好坏,我们不知道善恶,我们不知道难易,我们不知道分别心。而这些,在我们逐渐的成长过程中,会随着我们接收到的信息逐渐烙在我们这一世的生命中。环境提供给我们信息和最基础的思维工具,往后的机缘决定了我们的思维将走向哪条岔路。我们在区分这些的时候,便开启了灵智。这也就是我理解的王阳明先生所讲的“有善有恶意之动”。在意动之前的心,我愿意称之为“本心”,亦愿称之为“初心”,同样愿称之为“赤子之心”。这些心中也许存在着一些最本能的东西,比如说求生欲,比如说好奇心,比如说那些在我们接触到文化,接触到人之前就存在的东西。但真的是这样么?求生欲与好奇心真的与生俱来?

也许什么都没有,也许仅仅只是一颗琉璃心,只是万物之镜,尚未染尘埃。

音乐剧小记

票

去年下半年到现在,看了几部音乐剧。当时没有记录下来,现在回想缺失了很多细节,不过还是稍微记录一下咯。

最早看的是《我的遗愿清单》,时间在2018年10月26日。杨晓宇和刘宝两个性格迥异的同学,在刘宝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间里,一同完成了一份遗愿清单。面对不合意人生的仓惶,面对死亡惊扰的恐惧,面对不幸的不甘,这些的确让人印象深刻。在杨晓宇答应刘宝遗愿清单的请求并且共同完成的过程中,又有着少年人的永不熄灭的热情。生命有尽时,对生命和存在的困惑与拷问却占据着我们活着的每一刻。作为国产的音乐剧,剧本和演技都堪不错,值得一观。

然后看的是《歌舞线上》,时间在2019年1月23日。这部剧讲述了1975年位于百老汇的一场面试,每一个来面试的舞蹈演员都希望自己能够被选上,在排练和淘汰的过程中,逐渐展开剧情。作为百老汇的经典曲目,并没有什么大牌演员,剧情也不以奇取胜。然而在娓娓道来的每个人背后的故事中,在对每一个舞蹈演员真实人生片段的提取过程中,我们是否也能看到自我的影子呢?也许对于舞蹈演员来说,对于深入舞蹈世界中的人来说,对于有志于舞蹈的人来说,或者虽无法做一个职业舞蹈演员,但无论是缘是份已经与舞蹈结下不解之缘的人来说,也许又会有别样的感情。对于我自己而言,并没有深入了解过歌舞世界的我而言,能够见到一个新领域,并在这个新的领域中获得感动与回忆,也是一种幸运。世界广袤无垠,人生精彩纷呈,若能于接下来的人生中不断去认识新的世界,不断去了解更多的别人的生活,然后立起自身的骨架,丰满自生的血肉,过好自己的人生,也是殊胜。

再然后看的是法语版《摇滚莫扎特》,时间在2019年2月14日。一年前看过Mikelangelo与Mothe的专题演唱会,听过剧中的部分曲目,当时已是殊为喜欢。这次看完整的现场版音乐剧又有别样的感受。与录像中活泼欢跳的莫扎特不同,由于长年的演出, Mikelangelo 的状态整体不佳。但整体布景大气磅礴,Laurent Ban饰演的萨列里,Solal饰演的莫扎特之父与Corentine Collier饰演的阿洛伊西亚都展现出了不俗的唱功,非常精彩。莫扎特才能无双,然而被主教压制,被阿洛伊西亚利用,被萨列里和奸臣陷害,母亲父亲先后离去,纵有惊世才华,又有多少满足。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俗人只能欣赏美,而天才用生命在创造美。人生之幸,莫过于此。不过今年本没准备看这部剧,也是心血来潮才会去买票,买票的时候已经不剩下什么好位子了,以后如果想看什么还得记得提前买票咯,哈哈哈。

说了很多废话呢。时间跨度挺久了,剧中的具体情节也很难详述,也不必详述。作为一个非专业的观众,还是本着一个欣赏的态度来看剧就好啦,演员的专业程度,剧本的优良程度,我也无法赘评,唯欣赏美而已。

昨天看了Mono的现场live,前几天也看了期待已久的《流浪地球》,等到流浪地球Blue-ray上市之后,我也很期待再刷。到时候很想记录一下这部迄今为止的国产科幻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