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6月14日,维也纳美泉宫管弦乐团2015上海音乐会

  第一次,自己买票,看音乐会。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一种愿望,想要学习一种乐器。

  小时候,爸妈买过二胡,买过笛子,期许着我能够借此一窥音乐的门径,至不济也能从此多一个爱好或者特长。然而我却不喜欢二胡嘶哑的声音,连带着对后来的笛子也产生了很强的排斥感。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音乐,我也不知道我想不想要真正的学习一门乐器。音乐,长期缺失在我的生活中。我不大爱听歌,总觉得安静是一种更好的陪伴方式。在漫漫的长夜中,在炎炎的夏日后,在春风扶柳,秋风骤起的时时刻刻,我更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有书香茶香咖啡香,唯独没有希望闻到音乐的香气。

  听歌,听周杰伦,听梁静茹,听T.S.,听Beatles。然而周董太乱,梁静茹太甜,斯威夫特的情歌渐渐不耐,披头士的声音也慢慢变味……偶尔也听听不知其名的圆舞曲、四重奏、交响乐,然而就像其他任何东西一样,我没有真正热爱的音乐类型,没有真正热爱的歌手、作曲家、演奏家,或者音乐家。

  音乐会的现场确实很震撼,可是很遗憾,我似乎没有真正欣赏这种艺术的能力。我能感觉到现场的优美与震撼,却很难体会到更深层次的感受。当现场响起男高音的Turandot选段时,气氛是热烈的,当真正的女主角小提琴家在台上尽情演绎施特劳斯的小提琴幻想曲时,我确实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共鸣。确实感觉,不太一样。经过了一个夜一昼,在24小时后的现在,我的手指敲击在键盘上的时候,我的眼前还是能看到昨天灯光下流光溢彩的乐团和他们的乐器。

  确实很遗憾,我似乎没有能够完全的欣赏这场音乐会,也很遗憾自己在音乐旅途上的半途而废,很遗憾自己对生活缺少某种可能是必要的热情与乐观。

  在记忆慢慢远去的现在,写一点小小的文字,来记录一下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以及内心的遗憾。仔细想想,这一年过的相当精彩,又相当无趣,遗憾的是,自己没有办法将之记录下来,每一篇从草稿箱到回收站的开头与残篇,都似乎在静静地嘲笑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