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之一

这是一篇很早就想写的文章,可是一直以来,关于这篇文章的主题我都没有想清楚,现在是2018年2月25日的零点,在这个睡不着的夜晚,我就先来谈谈现在脑子里已经有的东西。

自人生下来,先有亲情;而后成长,后有友情;再遇挚爱,遂有爱情。情之一字,伴随始终。但人世不惟有情,在上学的年纪,我们要念书,在毕业后,我们要工作,我们会想去旅行,我们会想去娱乐,我们需要处理生活中纷繁的事情,我们会遇到很多陌生人,我们会跟他们中的一部分建立友情,会跟他们的极少数产生爱情。作为后天产生的情感,友情和爱情,须依赖情境。儿时的玩伴,青春期的同伴,成人后的朋友,有一些我们仍在联系,有一些我们可能已经相忘于江湖。曾经炽热的爱意在杨柳岸的晓风残月中也渐渐离我们而去。人生就像一列火车,我们在舱内,有人上,有人下,有把酒言欢,也有气急败坏。离去的终将离去,该来的也终将到来。

是不是随着年岁的见长,爱情在生命中会扮演者越来越不重要的角色呢?从小到大的感情中,多的是暗恋和单恋,而没有两情相悦的记忆,是我的问题吗?孔子说,三十而立,我已经快要到三十岁了,却从不曾懂爱是什么。

有时候会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究竟能不能真正理解另外一个人,有时候又会想,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呢,那就变成,人需不需要真正理解另外一个人吧,可是再往前引申一下,人愿不愿意自己被另外一个人真正理解呢?如果愿意,应该怎么做,如果不愿意,又会怎么做呢?有时候又会想,这一切有何意义呢,然后又会安慰自己,有没有意义都不会影响生活。

我有真实的情感,我也有真实的想法,这些来源于我的内心。这里面有善良的,也有不那么善良的,有我愿意公之于众的,也有我无论如何都会深埋心底的。我希望别人了解我,乃至于理解我吗?如果我希望,那我希望谁来了解我呢,我又期待她了解的有多深入呢?我应该只将希望展示给她的内容展示给他吗?万一她又能够看到了我的内心呢?我不懂。

或许,我选择了一种最笨的方法,那就是伪装。人有千面,你是一个好孩子,你是一个好学生,你是一个好儿子,你是一个好员工,你是一个好朋友吗……也许这些面像最终都会汇集到我自己的脸上,但是,什么是我的眼睛,什么是我的嘴巴,什么又只是我面上的一点浮灰呢?似乎,一直以来我以自己真实的内心为中心建造了一座复杂而庞大的迷宫,当别人想靠近我的时候,我会把迷宫摆在他面前,甚至连迷宫的入口在哪里,我都不会告诉他,甚至在他意识到这个迷宫并且走进去之后,我还会给他一些错误的引导和暗示,我似乎很害怕有人走进我的迷宫,害怕有人真的能够走到我迷宫的中心,看见我的真实。

我真的怕吗,如果是真的,那我为什么害怕。

烟雨江南写过一本网络小说叫《罪恶之城》,主角获得了两种天赋,真实与智慧。人世亦有妄境,妄境罩于心头,我也看不到自己的内心了。我的心中有一座迷宫,来源于很久很久之前对自己的封闭,来自于对外界的不信任,来自于害怕伤害,来自于害怕被认识,我的心有那么可怕吗?
我是不是曾经爱上过除我之外的人呢,说起来我好像连自爱都做不到呢,自我放逐太久了,果然是会迷失的,我想成就非凡还是甘愿平凡呢?我还能毫无保留的去爱上一个人吗?我还能接受一个人抵达我内心的最深处吗?我能够承受自己的真实,并且有足够的智慧来处理接踵而来问题吗?我能够先走出自己的迷宫,然后带一个人进来吗?

我还能爱上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