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本心、初心及赤子之心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虽然不是很自信能在可预期的未来理解王阳明心学四诀这前两句话的真正含义,但最近我也算心有所感,想写一点自己的看法。一直以来,我对人的认知过程都很感兴趣,譬如性善论与性恶论何者为真,人是生而知之还是依赖后天学习,再比如学习都是依赖语言,不同语言之间的相互转化和信息传递是否可信,学习的过程是归纳法和联想,怎么才能破除对知识无体系的质疑。很多问题也许有解,也许暂时无解,我也不知道。

常有人说“回归本心”,亦有人说“不忘初心”,还有人说“常怀赤子之心”。那么这三个心,究竟指什么呢?在我看来,这三个心本质上有相通之处。对于人本性善恶的问题来说,大致分为四种情况,“人性本善”、“人性本恶”、“人性善恶并存”、“人性本无善恶”。孟子支持性善,荀子支持性恶,现代也有观点,人,兽性人性并存。兽性无善恶,人性无本性,命题不存在。他们说的都有道理,可想而知这个问题确实有其复杂之处。对于这个问题,我并没有想清楚,人性善恶有很多先验的东西,而先验的东西是跟神有关,还是跟遗传基因有关,还是跟道德有关,我无法区分,也不想扯淡。

但是,从本性探究的过程中,我来谈谈三心。“回归本心”在我看来即是“不忘初心”。初心在此常常解做一些满足了基本原则之心,这颗心往往有一些基本的善恶对错的判断,有些是带有文化特性的判断,如忠孝仁义,有些是对普世价值观的判断,比如真善美的向往。然而普世价值观似乎也并不可靠,对善恶的判断因时代发展、不同文化也很难取得完全一致。有人以“大善”、“大恶”来代替我们以常规意义理解的善恶这种情况出现,虽然有其存在的现实基础,但在我看来难免有取巧、滑头亦或妥协之意。而赤子之心,常代表了年轻,代表了对美好的事物的向往、热情与追求,但仍未免有失偏颇。细细思量,似乎仍有深意在其中。诚然,这些心在常规语境下也许还存在很多不同的理解,这些暂且不表,在今天我偏好王阳明的“无善无恶心之体”之解。

除了少数传说存在生而知之之人,不论贫寒还是富贵,不论是东方文化还是西方文化,大部分人在出生时往往还是懵懂无知的。无知在此对世界的全无认知。我们会看到光,我们会听到声音,我们感受到爱抚,我们会感觉到冷暖饥饿与疲劳。所有的一切一切对出生之前的我们而言都不存在,我们似乎不存在这样一个判断机制来对我们初来这世间所遇到的的万物进行分析,我们能做的大概只是接触它们,然后认同它们,以此来建立自己对世界认识的框架。也许在长大之后,见识了世界的诸多矛盾面之后,见识了太多不能两全之后,见识到了不同行为造成的不同后果之后,我们学会了选择,我们学会了承担责任,我们也学会了逃避。

在我们初来这世界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好坏,我们不知道善恶,我们不知道难易,我们不知道分别心。而这些,在我们逐渐的成长过程中,会随着我们接收到的信息逐渐烙在我们这一世的生命中。环境提供给我们信息和最基础的思维工具,往后的机缘决定了我们的思维将走向哪条岔路。我们在区分这些的时候,便开启了灵智。这也就是我理解的王阳明先生所讲的“有善有恶意之动”。在意动之前的心,我愿意称之为“本心”,亦愿称之为“初心”,同样愿称之为“赤子之心”。这些心中也许存在着一些最本能的东西,比如说求生欲,比如说好奇心,比如说那些在我们接触到文化,接触到人之前就存在的东西。但真的是这样么?求生欲与好奇心真的与生俱来?

也许什么都没有,也许仅仅只是一颗琉璃心,只是万物之镜,尚未染尘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