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论荒诞

人生存于世间,很孤独。

人无法选择出生,出生于哪个时间,出生于哪个位置,出生于怎样的家庭,就像上帝掷的色子,我们无法选择,只有接受。刚出生的我们,没有选择权,我们只能选择在这样一个随机的环境长大。

幸运的人,不至于过早为生存担忧;稍微不幸一点的,在生命的早期就会面临夭折的风险。如果一个人只看了一眼世界,那他算来过这个世界吗?

然后长大,学业事业亲情爱情,这些均为意义。在人生的某一刻,自我意识觉醒,会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人生没有意义的源头在于世界本没有规则。也许人来世上走一遭的意义唯有存在,唯有活着,再拓展一点,大概是繁衍。人类的整个文明就像一个虚幻的城堡,本不存在与这个世界。只是因为人存在了,文明得以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人即是上帝。

世界广袤而深邃,有容乃大。人渺小而脆弱,只是一根能思考的芦苇。生命无意义,我们可以赋予他意义,也可能赋予不了他意义。

世界是割裂的,理性想要赋予其逻辑,却也难免徒劳。

唯接受世界的荒诞,然后活出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