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论荒诞

何以对抗孤独?

两个月前,很快读完了《存在主义心理治疗》的死亡之章,自由之章读了一半,孤独之章尚未开启,而无意义之章还在最后等着我。如此平凡而又特殊的自己,如此多元而又冷漠的世界,前路无尽头,后路无归处,我该何去何从。

世界依然充满了荒诞和不确定性。美好的回忆,快乐的回忆,痛苦的回忆,暗淡的回忆,无聊的现在,还有不知所谓的未来。人应该为可能性而存活吗?生活中充满了选择,而选择代表了我的意志,当来到自由的荒漠前时,我们是否会因畏惧离开已存在的环境而选择退缩呢,我们是否会因恐惧不知会怎样发展的未来而不敢迈步呢?可以将责任推给过去某个时点的选择来回避当下的选择,将过去那个时刻的我拉到自己的身边,共同面对世界只有一个人的孤独。

爱能对抗孤独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