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撤销

看完莫妮卡·贝鲁奇主演的《不可撤销》(Irréversible,2002),宛若读了一首诗。这首诗有关爱与时间,亦或说命运。

作为大名鼎鼎的禁片,性与暴力的元素自然不缺,从开头睡了女儿的父亲,到同性恋酒吧的各种画面,到斗殴,到杀人,到杀错人,之后把整个故事娓娓道来。悲剧的尾声,悲剧的发展,悲剧的起源,一切一切都好像命中注定。在这样一个结局面前,人自己的悲欢苦乐,自己的欲望执着,乃至爱,似乎都丧失了价值。

皮埃尔是前男友,是被抢走女朋友的人,是未被选择的人,是一个不懂得情趣的人,是一个爱着女主角爱里克斯的人。在恋情结束三年之后还是不能放下前女友,特地赶来只为再看看曾经的爱人。在前女友和她的现男友面前,难掩不甘,执着于讨论已经逝去的爱恋还有性。可惜的是,他的确不懂那些本能,脑子里交织的理性和爱,让他想的是给对方快乐。这样的心态给两个人的关系带来了沉重的压力,两人之间的性爱似乎只是为了完成一项任务,失去了亲密与激情。

爱里克斯清楚明白皮埃尔的爱情,也希望保持双方的友谊。然而,这段缺乏了亲密与激情的爱情在爱里克斯眼中如同鸡肋,她爱的是现在的男朋友马尔克什。马尔克什能给爱里克斯激情与亲密,也愿意对他们的亲密关系给予责任,他们就像两个孩子,沉浸在爱情的海洋里,滋润并快乐。

电梯厅里爱里克斯渴望能够跟马尔克什分享怀孕的喜讯,地铁上皮埃尔如同嗑药一般要当着马尔克什的面与爱里克斯讨论性高潮,派对上马尔克什磕药之后给皮埃尔介绍女人,然后男女朋友闹崩,三个人最终走向了悲剧发生之地。

时间

然而,比爱更沉重的却是看起来孕育了希望的时间。在影片的开头,导演就借老人之口说了整部电影最核心的主旨:时间毁灭一切。

有很多假设,如果皮埃尔没有来找爱里克斯,如果爱里克斯告诉了马尔克什怀孕的喜讯,如果没有地铁上的一番对话,如果没有马尔克什的嗑药,如果爱里克斯没有坚持要独自离开,如果她没有听从建议走下地下道,或者没有正好遇到地下道发生的事情,结局看似会改写,悲剧或者会避免,其实谁也不知道。

然而命运的意义在于没有假设,或者假设本身也是命运的一部分,我们往往以为能够拥有自由意志,可是谁又能否认这或许也是决定的一部分呢?情绪,爱情,执念,生命,在时间的流逝面前不停的被风化。如果可以预知结局,又有几人可以对那些曾经视若珍宝,后又化作尘埃的事物、决定做出重新的选择呢?人生是一个个轮回,对于未降临己身的灾难,人往往心存侥幸;杞人忧天也不能避免时间长河中裹挟的命运伤害。

地下的情欲世界,杀人,强奸,电影展示了很多足够真实而又残忍的东西,也因而不能在阳光下存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人所受的伤害有何至于此呢?同性恋,性俱乐部,杀人,强奸,这些元素并不少见。身体与精神的损害,无源的恶意,被分解至无限琐碎的生活,非个体造成的悲剧,信仰的毁灭,生老病死,美好的消亡,还有很多很多,这些都是不能承受生命之痛。

而以上种种,正是藏于时间长河。自很久之前的某一刻起,便已经不可撤消。

《不可撤销》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