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重重5

谍影重重5海报

  马特·达蒙的《谍影重重》系列,以我而言,是一种情怀。

  好看的电影有很多,然而我阅影量有限,最爱的电影无非《教父》三部曲、《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以及《霸王别姬》等寥寥数部。很多片子,诸如《星际穿越》《盗梦空间》只是看起来一时爽快,等电影下线之后也就懒得再去看了。

  有人评价说,《谍影重重》旧的三部曲里,第一部是逃亡,第二部是赎罪,第三部是寻根,最终发现原来是自己选择成为价值三千万的武器。三部曲在剧情上层层推进,最终在结局完成一个闭环,剧情跌宕起伏,完整精巧,讲了一个激荡人心的悲剧故事。第四部由于不是马特·达蒙主演,我也没兴趣去找来看。

  从剧情上来看,第五部加了很多特别的内容,《谍影重重3》2007年上映,距离现在已近十年。十年间,欧洲各国整体走向衰落,希腊政府破产;互联网技术频频迭代,越来越普及;斯诺登事件将美国的情报工作拉到了全世界面前。这些都成为了新一代《谍影重重》的背景,融入到了故事情节之中,对于我们这些刚刚见证过这些历史的人来讲,无疑多了很多亲切感,少了一层疏离感。但是在前三部剧情已经圆满的情况下,第五部新加的剧情显得尤为的单薄和牵强。父亲的角色直接将看点从伯恩自身的悲剧性转变为了CIA内部的斗争。CIA官方对伯恩的态度,要么让他回归,继续做杀人机器,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要么就要彻底抹杀。女主角对伯恩怀有一种怎样的情感呢?是真的想要拯救他,还是只是把他当做杀人的工具,还是更甚只是利用他上位呢?

  幸亏,到最后,伯恩还是最强的。当录像在女主角的车里放出来的时候,我们知道了,故事,还将继续。

P.S. 太困了,先去睡觉了。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类研究生跟宁波国税选哪个?

  讲真的,我谈这个话题不太合适,因为我没有读过研究生,也并没有真正在体制外待过,而体制内的门门道道了解的也不算多。但是偶然看到知乎上这个问题:上海交通大学经济类研究生跟宁波国税选哪个?,我还是有点想法,不吐不快。

知乎问题

  两年前大学本科毕业,我就从未想过在国内读硕士研究生,一来觉得如果再读原学校或者同档次的学校意义不大,而真正意义上超越本校的国内院校并不多;二来本身对所学专业兴趣有限,也没有特别的想法在本领域进行进一步探索。后来,我为自己选择了两条发展的方向,一是选择去国外更优秀的大学再做几年学生,二是直接进入社会开始工作。大三时期我开始准备GRE、TOEFL以及各项申请材料,然而课业压力与自身的精神状态的不佳导致我的准备的相当不充分,最终效果并不理想。再加上那时,我对真正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并没有形成清晰的认知,不想带着一个极度迷茫的心态再出国厮混,最终,放弃留学,选择工作。这件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也许有生之年我再也没有机会拥有这样一段纯粹的时间,能够在象牙塔里全力以赴。但是,我不后悔。

  找工作过程且不表,最终我来到的是一个体制内的单位。这是一个带有当前时代色彩的体制内单位,年轻人很多,老同志也很多,业务部门辛苦繁忙,机关作风照样大行其道。很难说我是干的开心还是不开心,但从一开始的鼓足干劲什么活儿都往身上揽的傻小子,到现在不是自己明确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不会去主动关心的机关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转变。从表面的风平浪静到背地里的剑拔弩张,从平淡无波的表象到层出不穷的内情,我越来越感受到职场尤其是机关单位跟校园的本质不同。曾经与一位领导在地铁上闲聊,他讲过,“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做人,做事也是做人”。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都粗暴地将人分为做人做事两种,做人的注重人与人的关系,做事的注重人与事的关系,现在想想,不免幼稚。然而人生如戏,世事无常,这位领导现在已经离开体制内,不晓得他在体制外对曾经说过的这番话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看法。当然也祝他在体制外能够一帆风顺。

  究竟是在大学里继续深造,还是选择一个够得着的工作开启职业生涯,这是知乎上的一个提问,对很多人来说,这也是他们终将面对的一个重要抉择。而这个抉择往往出现在他们还很年轻的时候。什么是年轻的时候呢?就现在的我看来,就是正处于校园与社会的分界点,恰逢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交汇的那段时光。上海交大的经济类研究生还是宁波国税,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表象上看是职业方向的选择,内里是人生观的体现。越长大,越发现自己的渺小,世界上有六十多亿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每个人都会从他的视角和断面在观察外在的社会和内心的世界。而除了人之外,还有那么多的生物与非生物,他们在时间的长河中从无到有,再迈向虚无,或者体验,或者见证。每一个瞬间都不是由某一个个体独立构成,它总是在一个个事物之间建立联系,或跨越时间,或跨越空间,或者跨越某些神秘的东西。我,何等渺小,又是何等的孱弱,我又何来自信,相信自己是独特的。然而,我必须相信,自己是独特的那一个。

  答案中一边倒地选择了上海交大的经济类研究生,那群写答案的似乎就轻率地认为了上海交大的经济类研究生毕业后就理所当然的走入陆家嘴的金融世界,进投行,进券商,至不济也是四大,而且很快会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而国税部门就是个一眼望得到头的,待遇及不上金融行业一个零头的屌丝行业。对于论断的对错我不去评价,我也没有这样丰富的知识和阅历来进行这样的比较,别人的人生我更是无从得知。只是从我浅薄的一点人生经历来看,众多的回答者并不具备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他们既不是名校的硕士研究生,也不是国税部门的。他们充其量只是局外人,并且将自己想象的内容假装成自己的经验。有很多问题,是关于别人的人生的,我们无法了解别人的人生是何等模样,在这种情况下,贸贸然做出一些不负责任的判断和建议的行为在我看来,是对他人的蔑视与傲慢。

  傲慢是一种病,患者却往往不自知,呜呼哀哉!

记6月14日,维也纳美泉宫管弦乐团2015上海音乐会

  第一次,自己买票,看音乐会。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一种愿望,想要学习一种乐器。

  小时候,爸妈买过二胡,买过笛子,期许着我能够借此一窥音乐的门径,至不济也能从此多一个爱好或者特长。然而我却不喜欢二胡嘶哑的声音,连带着对后来的笛子也产生了很强的排斥感。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音乐,我也不知道我想不想要真正的学习一门乐器。音乐,长期缺失在我的生活中。我不大爱听歌,总觉得安静是一种更好的陪伴方式。在漫漫的长夜中,在炎炎的夏日后,在春风扶柳,秋风骤起的时时刻刻,我更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有书香茶香咖啡香,唯独没有希望闻到音乐的香气。

  听歌,听周杰伦,听梁静茹,听T.S.,听Beatles。然而周董太乱,梁静茹太甜,斯威夫特的情歌渐渐不耐,披头士的声音也慢慢变味……偶尔也听听不知其名的圆舞曲、四重奏、交响乐,然而就像其他任何东西一样,我没有真正热爱的音乐类型,没有真正热爱的歌手、作曲家、演奏家,或者音乐家。

  音乐会的现场确实很震撼,可是很遗憾,我似乎没有真正欣赏这种艺术的能力。我能感觉到现场的优美与震撼,却很难体会到更深层次的感受。当现场响起男高音的Turandot选段时,气氛是热烈的,当真正的女主角小提琴家在台上尽情演绎施特劳斯的小提琴幻想曲时,我确实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共鸣。确实感觉,不太一样。经过了一个夜一昼,在24小时后的现在,我的手指敲击在键盘上的时候,我的眼前还是能看到昨天灯光下流光溢彩的乐团和他们的乐器。

  确实很遗憾,我似乎没有能够完全的欣赏这场音乐会,也很遗憾自己在音乐旅途上的半途而废,很遗憾自己对生活缺少某种可能是必要的热情与乐观。

  在记忆慢慢远去的现在,写一点小小的文字,来记录一下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以及内心的遗憾。仔细想想,这一年过的相当精彩,又相当无趣,遗憾的是,自己没有办法将之记录下来,每一篇从草稿箱到回收站的开头与残篇,都似乎在静静地嘲笑着我。

热血

有时候我确实会想,我的血是热的吗?

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个回答(来自问题:要怎样努力,才能成为很厉害的人?

小伙儿,成为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要热血,永远也不要让你的血凉下去,你凉下去了,就再也不能找到一个更有趣更漂亮的女友,你就失约了,于是那天她踏梦而来,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虽然小时候的大部分记忆已经难以回想起来,但在我现存的记忆中,我似乎找不到那个或许存在的激情四射、热血澎湃的时段。有时候我会在内心里告诉我自己,我是一个冷静的人,一个理智的人,一个不中二的人。但,我确实欺骗不了自己,我是一个很的人。从小,我就没什么理想,没什么目标,平平稳稳地走过小学、中学,现在大学也快要毕业了。我虽然常常抱有幻想,但我却始终没有什么梦想,或者仅仅如朝露,一闪即逝。

嗯,确实好闷啊。

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我想说,我也是少年,我也要中二,我也要热血,我也要有梦想,我也要灼热。

我不想闷闷地生活,我不想闷骚,我只想有真正的梦想,我想奋斗,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