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之一

这是一篇很早就想写的文章,可是一直以来,关于这篇文章的主题我都没有想清楚,现在是2018年2月25日的零点,在这个睡不着的夜晚,我就先来谈谈现在脑子里已经有的东西。

自人生下来,先有亲情;而后成长,后有友情;再遇挚爱,遂有爱情。情之一字,伴随始终。但人世不惟有情,在上学的年纪,我们要念书,在毕业后,我们要工作,我们会想去旅行,我们会想去娱乐,我们需要处理生活中纷繁的事情,我们会遇到很多陌生人,我们会跟他们中的一部分建立友情,会跟他们的极少数产生爱情。作为后天产生的情感,友情和爱情,须依赖情境。儿时的玩伴,青春期的同伴,成人后的朋友,有一些我们仍在联系,有一些我们可能已经相忘于江湖。曾经炽热的爱意在杨柳岸的晓风残月中也渐渐离我们而去。人生就像一列火车,我们在舱内,有人上,有人下,有把酒言欢,也有气急败坏。离去的终将离去,该来的也终将到来。

是不是随着年岁的见长,爱情在生命中会扮演者越来越不重要的角色呢?从小到大的感情中,多的是暗恋和单恋,而没有两情相悦的记忆,是我的问题吗?孔子说,三十而立,我已经快要到三十岁了,却从不曾懂爱是什么。

有时候会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究竟能不能真正理解另外一个人,有时候又会想,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呢,那就变成,人需不需要真正理解另外一个人吧,可是再往前引申一下,人愿不愿意自己被另外一个人真正理解呢?如果愿意,应该怎么做,如果不愿意,又会怎么做呢?有时候又会想,这一切有何意义呢,然后又会安慰自己,有没有意义都不会影响生活。

我有真实的情感,我也有真实的想法,这些来源于我的内心。这里面有善良的,也有不那么善良的,有我愿意公之于众的,也有我无论如何都会深埋心底的。我希望别人了解我,乃至于理解我吗?如果我希望,那我希望谁来了解我呢,我又期待她了解的有多深入呢?我应该只将希望展示给她的内容展示给他吗?万一她又能够看到了我的内心呢?我不懂。

或许,我选择了一种最笨的方法,那就是伪装。人有千面,你是一个好孩子,你是一个好学生,你是一个好儿子,你是一个好员工,你是一个好朋友吗……也许这些面像最终都会汇集到我自己的脸上,但是,什么是我的眼睛,什么是我的嘴巴,什么又只是我面上的一点浮灰呢?似乎,一直以来我以自己真实的内心为中心建造了一座复杂而庞大的迷宫,当别人想靠近我的时候,我会把迷宫摆在他面前,甚至连迷宫的入口在哪里,我都不会告诉他,甚至在他意识到这个迷宫并且走进去之后,我还会给他一些错误的引导和暗示,我似乎很害怕有人走进我的迷宫,害怕有人真的能够走到我迷宫的中心,看见我的真实。

我真的怕吗,如果是真的,那我为什么害怕。

烟雨江南写过一本网络小说叫《罪恶之城》,主角获得了两种天赋,真实与智慧。人世亦有妄境,妄境罩于心头,我也看不到自己的内心了。我的心中有一座迷宫,来源于很久很久之前对自己的封闭,来自于对外界的不信任,来自于害怕伤害,来自于害怕被认识,我的心有那么可怕吗?
我是不是曾经爱上过除我之外的人呢,说起来我好像连自爱都做不到呢,自我放逐太久了,果然是会迷失的,我想成就非凡还是甘愿平凡呢?我还能毫无保留的去爱上一个人吗?我还能接受一个人抵达我内心的最深处吗?我能够承受自己的真实,并且有足够的智慧来处理接踵而来问题吗?我能够先走出自己的迷宫,然后带一个人进来吗?

我还能爱上一个人吗?

跟自己谈谈恋爱

今天在极乐汤按摩出来吃完饭,点完一人食的拉面和煎饺后,我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茶。回来后,我原本摆书的位子边坐了一个漂亮妹子,再一看,她的男朋友也坐在一旁,再一看,原来对方一共有5个人,两对情侣加一个单男。顿时觉得,有点无趣。
一直以来,我都在内心跟自己对话。我会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会到哪里去。我会想我喜欢的妹子是什么样子,我会娶她吗,我会跟她生几个小猴子。我会想生命中既然有那么多痛苦,那存在的意义又何在。我会想,今晚要吃什么。但我为什么就没有想过,我该怎么自爱呢?
要不然就跟自己谈谈恋爱吧,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让另外一个自己来安慰安慰自己,在自己感觉孤单的时候,让另外一个自己来陪伴自己,在自己感觉自己不够好的时候,让另外一个自己来监督自己,来给自己信心。如果把我变成两个,一个还是原来生活中的我自,另一个变成我生活之外的人,她可以做我的女朋友,他也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她是我的老婆,他也是我的老公。他是我,她又不是我。在我厌弃我自己的时候,有一个人能告诉我,我爱你。我也能对她说,我也爱你,我也能对他说,我爱你。
我能爱我自己吗,我会爱上我自己吗,我值得被我爱吗,我懂得怎样爱自己或者被爱吗?
不会精神分裂吧……

堕落

大学四年,工作三载,如在梦中,诸事不成。

早些年就拜读过胡适先生《致毕业生:在不健全的中国,如何不堕落》,当时虽觉心有戚戚,但仍觉事不至此。今日再读,只觉文中所列诸般景象一一在我身上应验,85年前的文章,竟然能与我当下的世界照相呼应,实在是呜呼哀哉!一直被父亲批评待人做事没有热情,一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身患抑郁,常常在考虑是不是由于身体原因导致自身能量不足,一直以来不知所爱,只知不爱,不知所求,只知不喜。追溯过往,高考的滑铁卢让我进入了不喜欢的学校学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大学里热情的丧失,失败的转专业,不可思议的挂科,都是留级生的新宿舍,对前途和爱情的迷茫与恐惧,不知何处去,不知求何物的虚幻感。无一技之长,浑浑噩噩四年过去,找工作眼高手低,毁约银行,来到体制内,体制内工作学会不作为,体制内人际关系让人心累,竞争力的丧失,身体状况的恶化,更让我对未来充满不自信。无力感席卷而至,拖延症几乎会在所有的事情上发作,新的学习总会半途而废,虚荣的消费习惯不断侵蚀微博的收入。人生只觉痛苦无望,却不知从何解脱。

我一直想找到原因是什么,却并没有真正去找,也许曾经在闪现的思绪中出现过,但我还是忽视了。现在看来,我原来是堕落了。从上大学开始我就堕落了。大学四年,不知所爱,不爱读书,不爱研究,不爱女孩子,整个人尘封在自我的世界,做事情从来只完成必要的量,不深究,不拓展。转专业徒有想法,未曾真正努力,失败后也仅以学校工强于文安慰自己,然而却是进一步堕落的开始。有句话,奋斗就是每一天都很难,但是一年比一年容易;混日子就是每天都很容易,但是一年比一年难。从那个时候起,我就选择了每天简单的生活,每天不用很辛苦,把日子混过去,总会迎来新的一天。我曾以为是抑郁,大概是真的有,曾想过拜访学校的心理咨询室,最终也没有鼓起勇气;我曾以为是没有热情,大概也确实有,为人冷淡,伤害了亲人和朋友;凡此种种,大概皆有。我如鸵鸟,头深深埋于沙土,想就这样吧,这个世界芸芸众生,有所成就能有几人,幸福开心者又有几人,况且是非成败转头空,就算生前取得再大的成就,到死不过一抔黄土,又有何意义。我一直在暗示自己,我是一个普通人,我是一个平凡人,世间的精彩种种只是声色之欲,惟择一隅偷度此生便罢了罢了。不想学新的,觉书中世界太虚幻,屠龙之技有何用;不想去旅行,觉世界万物不过如此,多看一分少看一分又有何差别?

然而,未曾入世又何谈出世,不曾见过世间的真实模样,又怎知心中的画面即为世间的景色呢?逃避的人生过得特别快,特别简单,特别麻木,但其实也特别痛苦,然而我也算是自作自受吧。青春期压抑的叛逆,可能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母亲曾问,为何不能够考虑别人的意见,非要撞的头破血流才能知道此路不通呢?我的回答是唯有自己亲身体验才能感受深刻,有道理,但有问题。对于我过去二十多年构建的知识体系和逻辑体系,我其实并没有什么信心。更多的建立于虚妄与想象的体系,未必能经得起现实的冲击,认可他人,于我不啻与对自我的否定。脆弱的自尊心长期处于封闭的环境,变得更为敏感。思想上的怠惰,最终带来了心灵上的堕落,未经风雨,未经磨砺,只会越来越滑向深渊。造成这个结果的是我自己。

还有爱情,喜欢一个人却又不采取行动,被别人追走后,郁郁寡欢。明知不爱,却欺骗自己和对方,最终伤人伤己。现在有个喜欢的小姑娘,自己却不敢确定心意,想要追求,却发现自己千疮百孔,毫无信心,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自爱都做不到,谈何爱他人。渴望爱人,也渴望被爱,但感觉从未有过爱人的能力和被爱的心境,仍然害怕留下的只是伤害,伤害她,或者伤害我。我期待两情相悦的情感,却发现自己只是个未长大的小孩。

27岁的年纪,活成这个样子,虽说世道并不容易,却还是我自己作死作出来的。父母渐渐老去,承担家庭的责任一天一天更落在肩头,女朋友还没有,更别说妻子在哪里,我没信心。421的家庭结构,经济压力,精力压力,情感压力扑面而来。想在养老方面做些努力,最终仍大概是徒劳吧。

今天,才发现自己堕落的竟然有这么深,不算华丽的外皮下面填满的也只是枯草而已。安身立命的本事到现在还是没有,承担责任的期限却越来越近。我会往何处走,我能做些什么,落下的那些年能不能补上,人生的路会越走越窄吗?

我不能堕落下去了,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能……